听到许岩让拦下那辆面包车。

    昆德二话不说,就抓起车上的通话器,并下达命令:“拦下那辆面包车。”

    听到老板的命令。

    车队打头的奔驰SUV,陡然加速,三秒钟的时间就超过了那辆面包车。

    然后猛地打方向盘,奔驰SUV的车身就横在前面,挡住了面包车的去路。

    见到前面出现一辆车,面包车不由大骂着踩下刹车。

    这时。

    车队第二辆奔驰SUV差点直接怼到面包车车屁股上,拦住了它的去路。

    看到这一幕。

    车内的几人纷纷脸色大变。

    “下车,统统下车!”

    这时,车队第三辆奔驰SUV内突然跳出四名手持步枪的男子,枪口对准了面包车,并用泰语厉声喝道。

    面包车内的几人不过是赌场的打手,欺负下普通人还可以。

    在面对豪华车队跳下来的枪手,他们瞬间就怂了。

    根本就不敢反抗,纷纷下车举起双手,不敢有任何的异动,生怕多余的动作让对方产生误会,然后扣动扳机把他们打成筛子。

    毕竟能拥有豪华车队的,肯定不是一般人,绝对不是他们惹得起的,甚至就连他们身后的赌场老板恐怕也招惹不起。

    这时,车队中间的防弹轿车的车门打开,许岩从中走了下来。

    然后来到面包车前,对缩在车内的薛慕晨喊道:“小姐,下来吧!”

    听到熟悉的夏国语言,薛慕晨惊恐的情绪稍微缓解,小心翼翼伸出一个脑袋,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是许岩时,她突然心中一喜。

    因为许岩勉强算得上熟人,毕竟在飞机上,他们虽然是邻座,但在一个陌生国度,能看到一个勉强算得上熟人的,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薛慕晨从面包车上走下,看到之前在她面前极为凶狠的几个本地男子都惊恐的举着手站在那里,心中不由一阵快意和幸灾乐祸。

    但当她看到举着枪的几名武装分子,心中又忍不住生出担忧:“我这该不是该出了虎穴,又掉入狼窝吧?”

    “小姐怎么称呼?”许岩的声音打断了薛慕晨的联想。

    “我叫薛慕晨,先生,你也是夏国人吧?”薛慕晨问道。

    “不错,我的确是夏国人,我叫许岩!”

    许岩点点头:“我也是坐车路过,看到你被人强行推上车,猜测你可能有危险,才让我朋友的手下把车给拦截下来!”

    听许岩这么一说,薛慕晨不由好感大增,暗叫幸运,同时感激道:“谢谢您许先生,如果不是您让人把他们拦下来,我今天可能就……!”

    “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许岩语音轻柔的道。

    薛慕晨连犹豫都不带,就将她来暹罗的原因给讲述了一遍,因为她知道,仅凭身上的钱应该是救不回自己老爸。

    而这许岩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或许可以通过他,救出老爸。

    “那你需要帮忙吗?”

    许岩问道。

    “您愿意帮我?”

    薛慕晨惊喜道:“许先生,您如果愿意救出我老爸,我一定会全力报答你!”

    “报答就不用了!”

    许岩摆摆手:“大家都是夏国人,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国人被外国人给欺负了是吧?”

    听许岩这么一说,薛慕晨不由心中一暖,对许岩也是好感大增。

    这时,许岩对昆德道:“阿德,麻烦你让人审问下这几个人,问问我朋友的父亲被他们关押在哪里?”

    “好的兄弟!”

    昆德满口答应,然后又对手下交代了几句,就将那几个赌场手下带到一边进行审问。

    那几个赌场打手都不是顽固分子,都还没有动手打他们,他们就全部给交代了。

    根据几人的交代。

    他们都是巴颂的手下,而这个巴颂则是暹罗首都一个灰黑势力的首领,对方名下有三家赌场,经常做局坑夏国人。

    而薛慕晨的父亲薛文远,就是被坑的夏国人之一。

    听完昆德手下的回报,许岩双眼微微一眯:“看来这个巴颂对夏国人很不友好啊!”

    一听这话,巴德顿时怒了:“这该死的巴颂,居然敢看不起夏国人,许岩兄弟,要不,我派人去把这混蛋抓起来,交给你来出气?”

    “那就麻烦阿德了!”许岩点点头。

    “哈哈,不麻烦,那巴颂在我眼里就是个小混混而已!”昆德一脸不以为然的道。

    “对了,记得把薛小姐的父亲也救出来!”

    许岩提醒道。

    “放心,肯定没问题!”

    昆德保证道:“我打个电话!”

    说话间,昆德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用泰语交代了几句。

    挂掉电话后,昆德对许岩道:“许岩兄弟,我们先去我在首都的一座临时居所,等会,会有人把巴颂和薛小姐的父亲送过来!”

    “薛小姐,你也听到了,不如先跟我们走,很快就能见到你父亲了!”许岩又对薛慕晨道。

    “好的,我跟你们走!”

    薛慕晨现在也只能依靠许岩,别无选择。

    于是许岩重新上了车,不过,车上多了个薛慕晨。

    二十多分钟后。

    车队驶入一座豪华别墅。

    许岩三人进入别墅客厅,喝茶等候着。

    期间,许岩也和薛慕晨闲聊起来,使得她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大概又过去半个小时。

    昆德的前来汇报,巴颂被人押送到来,跟着到来的还有薛慕晨的父亲。

    “把人带进来!”

    不一会儿,巴德的手下就押送着一个矮胖的男子到来,随行的还有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头发乱糟糟,神色还带着惊恐的中年男子。

    “老爸!”

    一见到中年男子,薛慕晨就坐不住,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慕晨,你怎么来暹罗了!”

    中年男子看到女儿,虽有惊喜,但更多的是担忧。

    “你被赌场的人抓了,他们打电话给我,让我带钱来赎人……!”薛慕晨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随后又看着许岩道:“老爸,这位是许岩许先生,是他救了我。”

    “许先生,谢谢您,谢谢你救了我女儿!”

    薛文远满脸感激的道,因为他知道,如果她女儿落在赌场人的手里,下场肯定会非常的凄惨。

    “不用!”

    许岩淡淡摆手:“我也是随手而为,这样,我先让人安排你们父女住下,明天再送你们回国如何?”

    微微犹豫,薛文远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有人把这对父女带走。

    等薛家父女离去,昆德笑眯眯的对许岩道:“许岩兄弟打算处置这个家伙,不要有任何顾忌,就算是宰了他,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章节目录

别逼我当嗲精免费阅读 那年华娱最新章节 仙子,请听我解释最新章节 这个演员刑啊最新章节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天涯小说 精彩阅读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免费阅读 安笙文学网 我真没想空手重生啊!最新章节 放纵阁 凉城阁 漫威逆转金刚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