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子的惊叫声没有让飞奔而来的战马有丝毫减速的迹象,也可能骑在战马上的军士并未将一群臭要饭的性命放在眼里,不论什么原因,奔腾的马队席卷而过的时候,也一定会带走年轻乞丐的性命。

    汉子急了,脚在沙土地面用力一蹬欲向年轻人扑去,也不知是不是一直没吃过饱饭的缘故,草鞋底子在沙粒上一滑,汉子羸弱的身躯重重摔倒在地上。

    这一跤摔的彻底失去了再来一次的机会,汉子只能滚向路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快马向年轻人的身上撞去。

    云清原本已经低头站在了离路边两三米远的地方,哪知出现了这么一幕,汉子不滑那么一跤救下年轻人也没什么问题,但现在,这个难题摊在了云清身上。

    经过极短的思想斗争,云清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口中“啊啊”大叫着连滚带爬跑向年轻人,笨拙的姿势引来了马上军士们的哄堂大笑。

    “驾~~”军士们很配合的抽打马匹,加速冲向路上的二人,唯恐行得慢了见不到血肉横飞的场面带来的感官刺激!

    “狗日的!”云清心里怒骂,看似笨拙的姿势异常迅捷,跑到年轻人跟前将呆若木鸡人一把抱住,然后一个驴打滚顺势滚到了官道的另一边。

    “轰隆隆”战马呼啸而过,卷起的尘土许久才逐渐散去。

    “放手啊,你压到我了。”年轻人面带红云细声说道。

    “骨骼小巧,不像是个男的。”云清正沉浸在疑惑中,听到压在身下的人开了口连忙爬了起来。

    “小豆你没事吧?”汉子和另外几个乞丐匆忙赶来,拉着年轻人的手上上下下瞧了个仔细,见他不像受伤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

    “小兄弟,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汉子将手在破旧的衣服上擦了又擦,手足无措的向云清道谢。

    “不打紧,自小他们都说我跑的快力气大,今儿可算是派上了用场。”云清稍微扬起了头,自豪的说道。

    汉子翻来覆去擦了几遍以后,终于觉得可以了,于是他热情的拉起云清的手:“这一回多亏了你,往后有我们一口吃的也会有你吃的。”

    他的手不脏,甚至可以说干净,云清知道,他做的只是为了对恩人的尊重!

    另外一名小乞丐在云清胳膊上好奇的捏来捏去,想看看一个天生力气大的人有什么不同。

    “小毛,不得无礼。”汉子制止道。

    小乞丐撇撇嘴,站一边去了。

    “小毛被惯坏了,小兄弟别跟他一般见识。”

    汉子太客气了,云清有一点不太适应,在左顾右盼一番后,提议道:“咱们还是快快赶路吧,不然耽误了入城的时辰。”

    “对对~”汉子看看天色,抽回手冲着云清歉意的一笑,似乎觉得对待恩人的感谢草率了一些。

    云清依旧跟在队伍的后面,低着头将这些人揣摩了一遍,他推测这几个人应该是一个小家族,汉子像是一家之主,那个叫小豆的是他的女儿。

    而且这些人很有教养,之前的家境也不会差到哪里,至于为什么会沦落至此云清就不知道了。

    到了城门口云清抬头一看,等着进城的人还真不少,有坐着轿的富商官宦,也有贩夫走卒平常百姓。

    “两纹钱,拿来!”守城官兵凶神恶煞的收取茶水钱。

    “哟~~乔老爷,请进请进~~你们,先滚一边去。”一顶墨青色的轿子越过众人来到了城门口,守城官兵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点头哈腰的招呼着,当他转过头面向其他人的时候,脸上又是另一副表情。

    “真狗!”云清暗骂。

    “你们几个,哪来的?”一名兵士见云清一行面生,挨个看了一遍,眼皮一翻问领头的汉子。

    汉子连忙回道:“这位官爷,我们是龙化人氏,一路逃荒到此还请行个方便。”

    “龙化?为什么不走北门?说,是不是南边来的探子!”兵士手按刀柄后退几步大声喊道,周围的官兵听见有人说探子,纷纷拔出腰刀围了上来。

    “坏了!”云清暗道,这个节骨眼上真要打上一架麻烦可不少。

    怀里倒是揣了不少银票送点银子这事也就过去了,云清心里这么想,再看看身上的麻衣,伸进怀里的手又抽了出来。

    汉子倒也见过世面,一个劲的陪着笑脸解释:“官爷,我们几个确实是龙化人士,只因家道中落来到此地是为寻一个亲戚投奔。”

    听汉子说有亲戚在此,官兵们的脸色缓和下来,那名兵士将腰刀缓缓送入刀鞘问道:“亲戚?哪家的?”

    “哦,永和巷的憔翁就是。”汉子从怀里摸索出几枚铜钱递到兵士手上。

    兵士接过,转过身走到另外几人身边嘀咕着什么。

    云清心念一动,仔细听着他们的耳语,“永和巷憔翁那个铁公鸡怎么会有这么穷的亲戚,不过这几个人看来不像是南承的探子,放他们进去?”

    其他几名官兵点点头,那名兵士走到汉子面前阴阳怪气说道:“看在憔翁的面子上放你们进去,不过嘛你给的铜钱可不够,后面那个不能进。”

    “我不能进?”云清侧身向前探头。

    “对,就是你!”兵士的手指指的可不就是自己。

    汉子听说云清不能进,急忙说道:“官爷官爷,你看我们都一家子您就行行好放我们一块进去吧,铜钱也只有这么多了,您行个方便,行个方便~”

    兵士推开汉子,不耐烦道:“少一纹都不行,前面几个进就进,不进拉倒,去去一边去!”

    就剩这么几个铜钱,汉子心里有数,身上再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他无奈的站在一旁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他不敢看云清,总不能自己一家人进去将恩人一个人丢在城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他又陪起笑脸准备再求求那名兵士。

    小豆看出汉子实在拿不出另外的两纹钱了,他细声叫道:“爹~”

    汉子闻声看见小豆在向自己招手,走到他身边,“啥事,没看我正忙着。”

    小豆也没解释,从包着头部的布巾下抽出一根银质的发簪,然后拉起汉子的手放在手心,说道:“把这个给他们吧。”说完又瞟了一眼云清。

    云清眼皮一跳,这根发簪的做工虽然不是那么精美,但从小豆的神情上看发簪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云清有些不忍,想拿出自己的银子吧于麻衣的身份不符,反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再想想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就由着他们了。

    汉子看着手里的东西,不敢相信小豆将这个拿出来要抵进城的铜钱,他沉声问道:“小豆,你真要拿这个出来?”

    “拿去吧。都过去十几年了。”小豆轻描淡写说道。

    “唉~~~”汉子重重叹息一声向那名兵士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