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话说完,注意到孙权的神情有些异样,不禁心头一动,问道:“大王,是否撤退的事情出了什么问题?”

    孙权看向周瑜,神情有些凝重地道:“豫章郡以及周边地区,还有岭南地区,这些日子谣言甚嚣尘上。

    我本来没有在意,可是这两天里,无论是豫章地区还是岭南地区,竟然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叛乱活动!

    百姓,民兵,地方官吏,身在还有一切军队,在旁人煽动之下公然对抗我的命令,不按照我的命令缴纳赋税,对抗征调命令,甚至还聚众逃入山中。

    如今我们控制下的地区可谓一片嚣嚣,局势十分严峻!我只担心我们的青龙计划很难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下去!”

    周瑜沉声道:“定是刘闲方面的细作!”

    孙权点了点头。

    周瑜朝孙权抱拳道:“大王,乱世用重典!如今情况危急,切不可有妇人之仁,胆敢对抗大王军令者,一律以通敌之罪论处!我们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将整个局势稳定下来!”

    孙权原本在由于是否应该使用最激烈的手段,这时听到周瑜这番话,心里便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

    随即目光望向大厅外,情不自禁地喃喃道:“不知道练师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此时此刻,在洛阳皇宫,步练师正与孙仁一道走在御花园的鹅卵石道路之上,有说有笑,亲密无间,就仿佛亲姐妹一样。

    步练师看到皇宫里的宫女们都忙忙碌碌的模样,禁不住好奇起来,问道:“姐姐,为什么大家都怎么忙忙碌碌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孙仁笑道:“过几天就是大皇子的生辰了,大家都忙着准备为大皇子庆生的事情了。”

    步练师恍然大悟,随即笑道:“没想到时间过得竟然这样快!转眼之间,大皇子都三岁了!”

    孙仁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步练师热情地问道:“姐姐,大家都在为大皇子的生辰庆典忙碌,不知道我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孙仁想了想,问道:“妹妹来自江东,不知可会做江东的那些特色甜食?”

    步练师笑道:“小妹虽然不才,但打小便跟随母亲学会了制作江东甜点的手艺。”

    孙仁雀跃道:“太好了!我正在为此事发愁呢!妹妹真是我的大救星呢!”

    步练师不解地问道:“姐姐何出此言?”

    孙仁道:“妹妹你不知道,媛媛姐对我说,今年的庆生会上,希望能有一些不一样的食物。我当时就灵机一动推荐了我们江东的甜点。

    可没想到媛媛姐竟然当场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我。我当时就傻眼了,可是姐姐的吩咐我又怎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就在刚才我还在为到哪去找这样一个甜点师傅而发愁呢!哈哈,没想到这样一个甜点师傅竟然就在眼前!真是太好了!”

    随即抓着步练师的手臂央求道:“妹妹,你可一定要帮我!”

    步练师温顺地道:“姐姐的事情自然也是小妹的事情。小妹当仁不让。”

    孙仁欣喜得欢呼了一声,随即便拿着步练师的手掌朝御膳房那边走去,边走边道:“妹妹,我带你去御膳房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对我说!”

    ……

    当天晚些时候,步练师以采买食材为名离开了皇宫,又来到了那座茶楼之中,支开了小玲,之前与步练师接头的那个男子从另一桌起身,经过步练师的身边。

    就在这时,男子在旁人无法察觉到的情况之下将一只小小的玉瓶交给了步练师。步练师将玉瓶收入怀中

    ,若无其事的喝茶,待小玲回来之后,便一道结账离开了。

    回到皇宫的住处,步练师支走了小玲,随即从怀中取出了那只玉瓶。

    拨开瓶塞,取出压在瓶塞下的一张纸条,展开来看了一遍,只见上面写道:“游魂散,此一瓶足可将整座皇宫的人麻倒。”

    步练师微微一笑,笑容显得有些瘆人。

    就在步练师在洛阳皇宫进行她的计划之时,在千里之外的豫章,孙权则在暴跳如雷。

    孙权扫视了一眼埋着头立在下方的那一众文官,怒声喝道:“你们究竟是办得什么事?不见局势稳定下去,反而越来越混乱!竟然还出现了公然抢掠县衙府库的恶劣事件!”

    众人的头垂得更低了,人人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了。

    周瑜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对孙权道:“大王,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必须立刻撤退。”

    孙权紧皱眉头,一脸不甘心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名军官匆匆奔到了堂上,惶急地禀报道:“不好了大王!刘闲军前锋已经过了柳县!……”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骚动起来。柳县,就在豫章郡以北十里处,已经过了柳县,那就说明他们今天就能抵达豫章城下了!

    孙权眼中流露出几分慌乱的神情,情不自禁地道:“竟然这样快!”稍作思忖,决然道:“所有人立刻撤出豫章,物资尽量带走,带不走的就地焚毁,决不可留给刘闲!”

    豫章混乱起来,整座城市就如同一口沸腾的大锅,喧嚣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无数官民百姓拥挤到城门口试图逃出城去!

    “让开!让开!大王来了!都让开!……”一支精锐部队沿着大街开道而来,拥挤的人群连忙朝两边让开。

    紧接着所有人便看见,他们的大王,在许多人的簇拥之下径直过来了,奔出了城门。

    目送着孙权一行人离开,有人禁不住一脸惶恐地道:“连大王都逃走了!”

    另有人叫道:“大王都逃走了!豫章肯定守不住了!大家快跑啊!”

    随着这样的叫声响起,现场更加混乱了,人人争先恐后地朝城外涌去,你推我搡,气氛越来越紧张混乱。

    有孩童和自己的父母被冲散了,无助恐惧之下哇哇大哭,为现场混乱的气氛平添了几分凄惨的味道。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跟着孙权周瑜南逃,由于影凤暗线一直在刻意散播对于刘闲有利的言论,所以也有许多百姓选择留下来,等待新的统治者。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