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芝芝见花儿三人尚能与淫贼战成平手,心想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力气,便想上去帮忙。于是她一剑刺去,那人却正眼也没瞧她,随意一脚飞起,便把吴芝芝踢倒在地,却又和花儿三人斗在一起。

    花儿知道公主武功不济,便劝道:“小姐,这人武功高强,你不用管我们,快走。”

    吴芝芝不服道:“他一个人,咱们四个人,怕他做甚?咱们合力拿住他,然后将他阉了,叫他一辈子也不能祸害别人。”说着,又一剑刺去。这次那淫贼连飞脚也懒得起了,反手只一肘,正好顶在吴芝芝小腹。吴芝芝立马跌倒,肚子疼得气也喘不过来。

    那人笑道:“小娘子,你想拿我啊?那就只有在床上,或许还有一点机会。”

    吴芝芝一向养尊处优,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便对花儿三人说道:“你们快将这淫贼拿了,然而大卸八块,拿去喂狗。”她却还没看出来,花儿三人此时已经渐渐处于下风了。

    荷叶见这贼人武功太高,自己三人合力都胜不得,于是也对吴芝芝说道:“小姐,快走,咱们斗不过他的。”

    那人赞道:“还是这位小娘子有眼力,不过想逃啊?恐怕来不及了。”说着铁棍“呼呼”晃出,一个虚招,将花儿与青草逼退,却突然全力一掌向荷叶劈来。荷叶躲避不迭,只得硬起头皮左掌拍出,“啪”地与那人硬对了一掌。双掌一交,荷叶顿觉气血翻涌,头昏眼花,“扑”地跩倒在地,整条左臂好似没了一般,完全失去了知觉。

    花儿、荷叶、青草三人本来互为犄角,相互策应掩护,才能和那淫贼纠缠多时。荷叶率先落败,那淫贼立马向花儿和青草猛攻。花儿和青草失了荷叶的掩护,被逼得连连后退,招招险象环生,好似一瞬之间,但要落败一般。

    荷叶左臂被那人高深的内力震麻了,一时间很难恢复过来,战力大大减弱。荷叶知道不敌,也便没有急着加入战团,却将吴芝芝推上坐骑道:“小姐,快走,去找第五少侠。”吴芝芝还是不肯,荷叶容不得她不同意,朝她坐骑猛踹一脚,那马便飞奔而出。荷叶将吴芝芝撵走,这才又仗剑杀回。

    那淫贼却一心只在吴芝芝上,见她欲逃,也就弃了花儿三人,施展轻功向吴芝芝追来。

    吴芝芝的坐骑是萧王准备的千里马,但在这崎岖的山道之中绕来绕去,反不如那淫贼的轻功灵活。那人功力很高,身法巧妙,吴芝芝还没逃出多远,便已经被那贼人拦住。吴芝芝狠命一扯缰绳,千里马奋起神威,竟然从那贼人头顶跃了过去。若不是他躲得快,还差点被那马儿踹伤。

    贼人没想到那马如此健勇,转身又待追击之时,花儿三人已经赶到。花儿功力较荷叶与青草稍稍高些,因此第一个赶到,当先一剑刺去。贼人却不想和她们三人纠缠,猛地一掌拍出,一股势大力沉的内劲立马向花儿袭来。花儿不敢硬接,侧身避过,贼人得隙又朝吴芝芝追去。刚追两步,荷叶和青草两人又将他拦住。

    那人不耐烦道:“跑了大美人,那就把你们三个小美人拿了,也能卖不少银子。”

    荷叶左臂还未恢复,但右手还可以用剑,于是与青草合力再次向那贼人攻来。花儿从身后也已经杀到,三人又将那贼人围住。

    那人见许久都战不下这三名少女,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于是大喝道:“不同你们玩啦!天龙棍法。”花儿只觉眼前一花,那贼人棍法突然变得无比厉害。

    铛!铛!铛!

    三下兵器交接之声过后,花儿三人都觉手中宝剑已握不住,生生被那贼人的短棍震飞。

    贼人显然已经知道,这三名女子联起手来,还真不太容易对付。于是又弃了她们,飞快追向吴芝芝去了。

    花儿三人只得各自寻回宝剑,才返身去追那贼人。然而那贼人武功本来就在她们之上,她们为了寻兵器,又延误了一下,顿时便被甩出好远。

    那淫贼没用多久,就又追上了吴芝芝,而花儿三人还在身后好远。上次他差点吃了那千里马的亏,于是这次便学乖了,并不到前面去直接拦马,而是跃到吴芝芝头上,左手一把扣住吴芝芝的肩膀,运起真气将她从马上提了起来。

    吴芝芝虽然武功不高,但反应却是很快。只见她灵机一动,头猛地一偏,一口咬住了那贼人的左手。那贼人“哎哟”一声大叫,立马松了手。吴芝芝“啪”地一声屁股着地,好似开了花一般剧痛,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

    贼人显然没想到吴芝芝会咬他,而且咬得还不轻,左手上的牙印竟还在不断流血。

    “臭丫头,你属狗啊!咬人这么厉害。”那人骂道。

    吴芝芝也是下意识地咬了他,见他凶神恶煞,便想爬起来再逃。可是屁股疼得要命,只能勉强站起,却一点也跑不动。

    那贼人见吴芝芝跑不动,也便不再着急,一个箭步上来,便欲将她掳走。吴芝芝知道自己逃不了,只吓倒在地,脑中一片空白,一丝主意也没。

    那贼人正要得手,心中暗自高兴,突然头顶风起,一股强劲的内力袭到。贼人知道有高手到来,遂翻身闪开。来人却趁机将吴芝芝救起,飞身落到一旁。

    吴芝芝险中脱困,暗自庆幸不已,一眼他的救命恩人,却是早已走远的第五行。

    吴芝芝心中立马来了气:“小气鬼,怎么回来了?谁让你救我的?本姑娘才不要你救呢!”

    第五行听了冷冷说道:“那好,大麻烦,你可以跟他走了,第五行告辞。”说罢转身便走,吴芝芝立马拉住他道:  “唉!人家是跟你开玩笑的嘛!这就生气了,真小气。”

    第五行道:“我没空跟你开玩笑。”

    吴芝芝急道:“行行行!那你先把那淫贼收拾了再说。”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