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在奔腾,气息在暴涨,姜天的修为急剧攀升。
 血脉灵力冲破修为关口,开始疯狂的蜕变。
 太初境到本源境,乃是一道重要的关口。
 在这次进阶中,武者血脉灵力将有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蜕变。
 尤其在太初境觉醒了太初之力的武者,这种蜕变会异常强烈!
 而蜕变的结果,便是获得强大的本源之力,且将这种力量全面融入血脉之中。
 使得进阶之后,举手投足间都能蕴含本源之力。
 这便是本源境大能,相对于太初境武者所拥有的碾压性优势。
 轩辕支脉的本源境强者们,都具备这种力量。
 但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姜天这个妖孽怪胎!
 以至于三十三人,全部成为了姜天的血脉养料。
 助长他打破太初境极限,迈入了本源境大关!
 轰隆隆!
 姜天进阶的气息在这陌生的星空中肆意荡漾。
 经历千辛万苦,自下界修行至今数十年,姜天终于达到了曾经无法想象的层次——本源境!
 虽然只是本源境初期,但他的战力,却已然今非昔比。
 他甚至觉得,五指间随意流淌的力量,都能轻松碾压进阶前的自己。
 而类似这样的力量,随着进阶的完成,在他体内还有无穷无尽的蕴藏和储备。
 强大!
 前所未有的强大!
 这便是他现在的感觉。
 无论是肉身、血脉灵力、星辰剑体、法则之躯……他的种种手段和体质,都出现了全面的提升和巨大的蜕变。
 如今的他,战力空前强大!
 但当他仔细感应肉身和剑体的变化时,还是陷入了迟疑。
 真龙之躯明显有了某种质变,但并未超脱了真龙之躯的范畴。
 星辰剑体同样如此,质变明显,但究其本质仍是星辰剑体。
 也就是说,这两种体质,并未完全超脱原有的本质,只是变得更强了!
 这让他感到困惑。
 毕竟从太初境来到本源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关口。
 本以为这两种体质应该会有一番超乎想象的蜕变,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但相对于肉身体质,星辰剑体的状况才更让他意外。
 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获得了星辰法则。
 本以为这次进阶,会引发前所未有的剑体蜕变,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想。
 他感觉,无论是肉身还是剑体,似乎都差了点些什么。
 是修为境界和火候,还是某种契机?
 姜天不得而知。
 隆隆!
 “嗯?”
 姜天听到体内传来的异响,不禁一愣!
 这是什么动静?
 仔细倾听,这声音竟是源自血脉的异响。
 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了一股从未出现过的饥饿,或者说是饥渴!
 这同样是源自血脉的强烈感觉。
 以往的历次进阶,虽然都会有巨大的消耗。
 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出现如此饥饿、饥渴的感觉。
 这是血脉在发出警示,示意他急需进补!
 之前吞噬的三十三道轩辕血脉,在刚才的进阶中,已经消耗了十之八九。
 而他此刻的本源境初期修为,并无足够的血脉灵力支撑。
 姜天稍稍感应,发现现有的血脉灵力,竟然不及总量的一成!
 “太少了!”
 姜天吐出一口闷气。
 以这样的血脉灵力,一旦遭遇强敌必定无法持久鏖战。
 所以,他急需进补!
 而以他现在的修为,面对没有永恒境坐镇的轩辕支脉,已无需再有丝毫的顾忌。
 杀回去!
 对,杀回去!
 轩辕支脉强者如林,且全部都是品阶极高的龙族血脉,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滋养。
 而虽然已经迈入本源境这个层次,但他对永恒境级别的存在,仍然不敢有任何轻视。
 在了解永恒境的奥秘之前,他曾经以为,只要迈入本源境就一定能跟永恒境初期大能一较高下。
 而在得知“永恒之劫”后,他对那个境界便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
 所以,本源境后期乃至巅峰级别的存在,将会是他现在和未来一段时期内,最好的血脉滋养!
 如此一来,轩辕支脉这座血脉宝库,就更加不容错过!
 “走!”
 姜天携本源境初期的进阶余威,向轩辕支脉反杀而去。
 催动星辰法则,以星辰为跳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跳跃。
 浩瀚星空中,只见一颗颗星辰光芒依次明灭闪烁,眨眼间,便已越过数十颗星辰。
 星辰法则的跳跃方式,是以星辰为节点,进行一次极短瞬息的“降临”。
 而姜天在星辰间跳跃的每一次“降临”,时间都微渺至极,短暂到远远不足一瞬。
 但就是这短暂至极的每一次“降临”,却都会引发星辰的闪烁。
 看起来,这只是正常的光芒起伏。
 在浩瀚的星空中,这样的星光闪烁实在是微不足道,实在是司空见惯。
 哪怕有人在星空中观察,恐怕也想不到,这是一位身负星辰法则的超级强者,在以星辰为跳板进行以星空尺度、以星辰为节点、以界面为单位的超远距离瞬移。
 星辰法则引发的力量变化,虽然极其微渺,远比虚空法则的消耗更小。
 但这样的变化,也并未完全无迹可寻。
 数十颗星辰于瞬息间迭次闪过,姜天的足迹如同一条星光之龙,刹那横渡星空,不知多少亿万里。
 而在这数十颗星辰所代表的界面中,亦有极个别的超级强者,感受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波动。
 这种波动,是星辰法则引发的微妙变化。
 它极其细微,细微到几乎无法被感知。
 哪怕是本源境级别的武者,也很难察觉到这种微渺的变化。
 但对于炼化过星辰之力以及星空之力的本源境后期及巅峰级别强者来说,还是能够有所觉悟。
 嗡!
 此时,某个看似平平无奇的中型界面中,一座原始山脉的万丈巨峰上。
 身穿灰袍的老者蓦然睁开了眼睛。
 他揪起胸前的武袍,看着上面隐约亮起的稀疏星纹,沧桑的眸子里绽起一缕异样的光芒。
 “此界的星力,为何会忽生动荡?”
 虽然那星纹的光芒颇为黯淡,甚至转眼便消失。但他却知道,这绝非错觉,更不是意外。

章节目录